公司主营汽车燃气改装、维修、

气瓶审验及燃气配件销售。

咨询热线:

13909507774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连提25个“稳” “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如何发力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1-12-13    作者:银川油改气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连提25个“稳”和30个“进”,12月8日至10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把“稳字稳进”定为2022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主基调。稳定宏观经济市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社会整体稳定,如何发挥财政货币政策作用,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今年四季度以来,出台的一系列政策组合重拳出击,从能源供应限制的明显改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加速发行,到央行对RRR的全面降息,都传达出了稳增长的明确政策意图。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国内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弱化”的三重压力,外部环境“更加复杂严峻、不确定”。在此背景下,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高瑞东认为,财政货币政策要以稳增长、调结构为重点,助力中国经济实现稳中有进、影响深远。

积极的财政政策更注重准确性和可持续性。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22年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高效率,更加注重精准性和可持续性”。自2008年以来,中国一直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即扩张性财政政策。..认为,2022年的积极财政政策将呈现新的特点。

首先,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财政可持续性,今年将继续强调。财政可持续性是指合理安排赤字率,保持适度的支出强度,科学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积极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根据高瑞东的分析,2022年赤字率很难有上升空间。2021年,随着经济逐步恢复,赤字率将从3.6%降至3.2%,新增专项债券将从3.75万亿元降至3.65万亿元,抗疫专项债券不再发行。考虑到2022年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实质性影响将进一步下降,财政将“留有余地”,为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预留政策空间。

财政政策的另一个关键词是“精准”。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用一组数据分析了“准确性”的必要性。他表示,疫情高峰过后,我国宏观杠杆率控制取得一定成效,今年9月末为264.8%,较年初下降5.3个百分点,政府部门杠杆率也下降0.1个百分点至45.5%,但地方政府杠杆率已达25.8%,较疫情前的2020年初上升4.2个百分点。

他认为,在地方政府债务约束和债务负担较重、部分地区财政紧张的情况下,积极的财政政策不仅要注重总量控制,还要强调结构优化。这将进一步加大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社会效益显著领域的精准支持,提高政策质量和效率。

这关系到财政支出的效率。广东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认为,从去年的“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到今年的“确保财政支出强度,加快支出进度”,.大的变化是从“保持”到“确保”再到去除“适度”,说明支出强度是硬指标,有利于增强市场参与者的信心和预期。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确保财政支出强度,加快支出进度,适度提前进行基础设施投资。文彬表示,其中,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是关键举措。要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加快形成实物工作量,促进稳投入、稳增长,特别是“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

他表示,“十四五”期间,我国将重点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今年前10个月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9万亿元,其中保障性安居工程5200亿元,占比18%。明年,用好专项债券支持这一领域,不仅有空间,还能起到稳定投资的积极作用。

财政政策的另一个重点是增加对“市场主体”的支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落实新的减税降费政策,加强对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风险缓释等的支持力度。,适度推进基础设施投资。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对《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表示,经过多年大规模持续减税降费,有针对性、持续有效的减税降费措施能够助力经济平稳、影响深远,也有助于为市场主体创造更好的可持续发展空间。

“十三五”以来,我国减税降费规模从2016年的6200亿元持续扩大到2020年的2.6万亿元以上。2021年前三季度减税降费9101亿元。

李表示,明年的减税降费将极具针对性。一方面将从小微企业向中小企业拓展,政策覆盖面更广、精准性更高;另一方面,重点支持“专业化、创新化”的中小微企业,有助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适应新发展阶段的改革要求。

货币政策的重点是支持实体经济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流动性要合理充足。

文彬认为,反周期监管需要政策努力,为稳定内需提供必要的流动性支持;跨周期调控也要求政策留有后续调控空间,政策要灵活适度。“会议上货币政策的表述实际上意味着对稳定增长的支持力度加大”。

他认为,中美之间不同步的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周期将持续下去。美联储债券购买规模的缩减可能会加速,中国经济在快速复苏后将进入减速期。因此,货币政策应考虑稳定增长、控制通胀和防范风险的目标。“在坚持‘稳字当头’、‘以我为主’的同时,应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可能导致非美元货币贬值、国际资本回流、资产价格大起大落的影响”。

对此,高瑞东表示,从货币政策面临的外部环境来看,美联储目前的主要约束仍然是产出缺口的稳定修复。他认为,在美国经济增长势头不确定性仍然较高的背景下,美联储不会急于收紧货币政策。与此同时,仍处于历史高位的中美利差,以及强势的人民币汇率,也为中国坚持货币政策自主性创造了较大的缓冲区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强调,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技术创新和绿色发展的支持力度”,市场判断和结构性工具将聚焦于此。

此前央行已将支农支小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再下调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1.2万亿元,有助于优化银行资本结构,增强资本配置能力。文彬表示,这些结构性和直接的货币政策工具将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高瑞东建议,政策应进一步促进中小企业融资增量、扩张和降价。

在12月11日召开的“2021-2022中国经济年会”上,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表示,明年经济工作要“稳中求进”,积极出台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审慎出台具有收缩效应的政策,适当下功夫。

具体到市场主体,韩文秀表示,微观主体在宏观经济稳定中发挥基础性作用,是政策效应的受益者和“审核者”,是“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的扶持政策”。,应该推迟和应该做的应该做”。

(——文章来源于人民网,如有侵权请联系银川油改气的小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