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主营汽车燃气改装、维修、

气瓶审验及燃气配件销售。

咨询热线:

13909507774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网络诈骗花样翻新 防范“共享屏幕”骗局还需双管齐下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1-12-10    作者:银川油改气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一方面,非法团伙越来越公司化、专业化,新的产业链诈骗模式层出不穷;另一方面,“两证”监管的漏洞和安全设置、隐私保护的“共享屏”隐患也让诈骗分子钻了空子。

“你涉嫌洗钱,请配合调查……”“公检法官”打电话让你“分屏”“指令”你把钱转到安全账户,你可别信我!因为这是一个新骗局。

据媒体报道,近日,一种借助“共享屏幕”猎杀受害者的新型诈骗手段正在出现。由于隐蔽性强,受害者容易放松警惕,上当受骗。原本是互联网应用场景的“共享屏幕”,却被诈骗分子用于诈骗,为诈骗披上了隐形的外衣。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各种网络诈骗借助互联网技术的.新成果不断转变为新的形式。在打击网络诈骗的同时,如何避免恶意使用技术是互联网时代不可回避的命题。

“共享屏幕”欺诈暴露监管漏洞

冒充公安要求配合,冒充银行员工指导贷款额度,冒充客服员工申请退款...在警方披露中,诈骗分子有各种借口。由于当事人的基本信息是事先通过非法渠道获取的,诈骗分子在初步取得当事人信任后,诱导当事人进入手机“共享屏幕”模式并“手把手指导操作”。

由于“共享屏幕”相当于开启了手机的录屏功能,它会将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全部记录下来,让对方同步看到。这意味着您的银行卡号、密码和验证码等重要信息很容易被欺诈者捕获。然后,对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你银行卡里的资金。

大多数人会认为,现在手机卡和银行卡(以下简称“两卡”)都在实名制登记系统中,警方可以快速破案,追回被骗的钱。但事实上,诈骗分子使用的手机卡号和银行账户几乎都是从非法渠道购买的。而且,大部分诈骗分子还从境外远程操控诈骗,通过警方“假实名”“躲猫猫”的“两张卡”,给警方的侦查打击带来了极大的干扰。

实名登记系统的手机卡和银行卡是如何落入诈骗分子手中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潘鹤林教授分析,部分手机卡在实名制之前就已经存在,电信公司也较早办理了部分非实名制虚拟卡。这些手机卡可能通过各种非法渠道落入诈骗分子手中,成为他们的罪恶工具。银行卡的来源有很多可能性,比如实名注册后被盗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流入市场。但是,不排除个别银行员工为盈利而处理非法交易。

“像‘共享屏幕’诈骗这种披着技术外衣的行为之所以屡屡得逞,是因为不法团伙利用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国家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新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朱克礼直言,一方面,非法团伙越来越公司化、专业化,新型产业链诈骗模式层出不穷;另一方面,“两证”监管的漏洞和安全设置、隐私保护的“共享屏”隐患也让诈骗分子钻了空子。

仅仅升级针对网络诈骗的法规是不够的。

如何才能让骗子无处藏身?

潘麟表示,虽然“共享屏幕”是一种新型的犯罪模式,但实际上受害人并没有被技术欺骗,而是诈骗分子利用受害人对“共享屏幕”功能不熟悉的特点对其进行诱导和欺骗。本质上,这与以前的电话诈骗和短信诈骗没有什么不同。因此,对于一些不熟悉互联网的农民工、老年人、未成年人等特殊群体,要加强宣传教育,让他们与时俱进,了解数字技术,增强反网络诈骗意识。

在中铁八局三公司施工现场,各种反诈宣传深受农民工好评;在贵州省贵阳综合保险区,党员干部走上街头宣传反诈骗;警方的反诈骗提示是防止诈骗的及时雨...

近年来,公安法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打击网络诈骗。据统计,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共起诉网络犯罪嫌疑人14.2万人,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25.6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6.3万人,截获诈骗电话1.4亿个,诈骗短信8.7亿条,直接为群众避免经济损失1200亿元,可谓硕果累累。

为斩断手机卡、银行卡买卖链条,公安部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断卡”行动,指的是出租、出售“两卡”的违法犯罪行为。去年10月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涉“两卡”犯罪团伙2.7万个,查处犯罪嫌疑人45万人,查处金融机构、通信企业内部人员1000余人。

“断卡”行动逐渐扫清了‘实名制’的死角,大大挤压了电信诈骗的空间,同时产生了很大的震慑作用,从根本上遏制了电信诈骗案件的高发。”潘麟说,在“严打”的同时,社会需要编织一张全面的防控网。

但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荣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新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问题仅靠打击是无法彻底解决的,需要加强全社会的行业监管、治理防范和宣传力度,齐心协力,形成“全国一盘棋”。

需要堵塞技术和管理漏洞。

技术一直是一把“双刃剑”。在数字技术给人们带来多场景生活便利的同时,一些问题也浮出水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共享屏幕”给人们敲响了“科技好”的警钟。

《2020年科技向善白皮书》认为,“科技向善”有两层含义,一是让技术向善,二是避免技术作恶。技术不是..的,技术本身可能没有善恶之分。从根本上说,所有对技术邪恶和滥用的担忧都应该通过法治来解决。

朱克礼认为,由于电信诈骗具有非接触、远程作案的特点,不仅可以进行一对一的欺骗,还可以利用伪基站和任意换号软件发动“模糊轰炸”。专业化、组织化、团伙化程度很高,决定了反电信网络诈骗必将是一场硬仗、持久战。从动态监测到全链条打击,从有效反制到联防联控,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出贡献,尤其是法治。

近年来,国家全面落实各项防控措施,加强跨区域、跨部门协作,强化“实名制登记”等重点治理环节...可喜的是,目前《反电信网络诈骗法(草案)》已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公开征求意见。

有了法治的护航,需要科技。

朱克礼表示,在信息全球化、技术全球化、犯罪全球化的今天,“共享屏幕”等电信诈骗无疑会给监管执法部门带来新的挑战,也给公众带来新的威胁。“但我们应该相信‘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既然犯罪分子可以利用新技术实施诈骗,我们也可以充分利用通信、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堵住诈骗漏洞,有效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和各种已经演变的新型犯罪。”

“金融机构要加强对‘实名制’的监管,避免非法‘两卡’流入市场。同时,我们还需要在支付中使用更多的生物认证手段,如刷脸、指纹等。”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表示,就“共享屏”诈骗而言,要堵住技术和管理两个漏洞。

在朱克礼看来,数字经济时代,要回答“科技好”的命题,除了加强企业自律监管外,还需要坚持以技术为矛、以数据为盾,充分运用数据融合、数据驱动、数据共享的理念和方法,加快构建打击大数据造假的长效机制,进一步巩固常态化治理成效,不断提升公众的安全感、获得感和幸福感。

(——文章来源于人民网,如有侵权请联系银川油改气的小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