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主营汽车燃气改装、维修、

气瓶审验及燃气配件销售。

咨询热线:

13909507774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碳中和、碳达峰成三季报热词 “双碳”目标重塑产业格局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1-11-24    作者:银川油改气电话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近日,a股上市公司陆续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通过梳理财务报告可以发现,国内“双碳”行业上市公司在转型发展、节能降碳、绿色发展等方面都下了很大功夫。传统能源行业如何应对挑战?新能源市场如何抓住机遇?如何更好地助力经济可持续发展?

煤炭行业开始转型。

实现“双碳”目标,需要在实体经济层面加快电力、交通、建筑、工业大规模脱碳。目前,燃煤发电是我国.大的碳排放源,约占电力行业碳排放总量的一半。在碳中和的路径下,电力系统需要深度脱碳,到2050年实现近零排放,非化石能源电力占总电量的90%以上。

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煤电行业上市公司不仅开启了全面清洁转型之路,新能源也成为公司新的利润来源。

以华润电力、三峡能源、龙源电力为例。2021年上半年,这三家公司的新能源净利润分别为37亿元、32.7亿元和44.2亿元。增速方面,华润电力单季风发电量三季度增长约70%,前三季度增长55.2%。三峡能源三季度单季度发电量增速为35.19%,前三季度增速为42.70%。龙源电力单季度新能源发电量增速三季度约17%,前三季度约20%。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刘表示,碳中和的本质是大幅提高非化石能源的比重。碳中和的总体路径是“电力行业脱碳,其他行业用电”。

数据显示,三季度,国内非化石能源装机保持快速增长。截至三季度,风电总装机达到3亿千瓦,同比增长32.8%;风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1640小时,比去年同期增加91小时;预计年底风电并网容量将达到3.3亿千瓦。中国能源消费转型正取得积极进展。

“做好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的碳中和工作,将有效推动我国能源消费转型,也将推动产业升级带来能源消费方式的转变。”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所所长田说。

新能源市场越来越大。

Wind数据显示,在126家具备“碳中和”理念的上市公司中,有113家上市公司前三季度实现盈利。业内人士表示,在“双碳”背景下,环保、锂电池等板块发展空间较大,相关上市公司业绩有望持续改善。

高淳合伙人李良表示:“实现碳中和,不仅会带来许多新的经济增长点,还会在低碳领域创造更多高质量的就业和创业机会。同时也会带来提高经济竞争力、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等多重效益,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的统一。”

具体来看,第三季度,96家a股环保公司实现营收2388亿元,同比增长23.75%,净利润225亿元,同比增长1.5%。环保领域龙头企业保持稳定增长势头。环保板块,水处理板块净利润同比增长11.5%。

CICC证券分析师蒋新浩表示:“在‘双碳’政策下,循环经济和节能减排是减少污染和碳排放的重要途径。随着环保政策日益严格,有望带动环保需求持续增长,技术优势明显、经验丰富的环保龙头企业盈利预期将持续提升。”

市场分析师认为,碳中和意味着清洁高效的能源使用。碳减排也离不开进一步挖掘废物利用价值,从而提高利用效率。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上市公司固废板块整体收入稳步增长,增长逐步实现。部门整体营业收入1250亿元,同比增长25.1%,归母净利润89亿元。

此外,未来的资源再生和利用还有很大的空间。CICC报告显示,第三季度垃圾焚烧行业整体营业收入473.38亿元,同比增长34.2%,返乡净利润66.74亿元,同比增长42.9%。

CICC证券分析师Rachel表示,随着工业的不断发展,对尾气处理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特别是前景广阔的泛半导体产业,具有高能耗、高污染的特点。产生的废气种类复杂,难以控制,废气处理行业的需求有望进一步提升。”

锂电池方面,财新证券认为,2021年前三季度,锂电池各方面龙头企业基本处于满产状态,全产业链需求高确定性增长,景气度将进一步提升。新一轮动力电池投资扩张将持续3至5年。随着芯片短缺的解决,电动汽车的购买需求将得到密集释放。

兼顾发展和减排

目前,中国国民经济对能源消费的依赖系数高于国外发达国家。因此,要实现“双碳”目标,以发展和减排,挑战不小。

比如今年很多地方对能耗的控制变得更加严格,纺织、钢铁等行业出现了限产停产的现象。“实现‘双碳’目标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关地方和部门要加强统筹,不要搞减碳,以免影响经济发展和民生保障。”田对说道。

..还表示,控制能源消费是“二氧化碳峰值排放、碳中和”国家战略目标下的具体实施措施。在实现过程中,将持续打压高耗能行业的供给端,持续催化清洁能源行业。从长远来看,这将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结构形成新的平衡关系。但目前还没有成熟的能够实现零排放的清洁能源技术,要降低“零碳经济”的成本还需要很长时间。

“碳交易可以通过明晰产权、动态调整碳排放定价来促进碳减排。”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潘鹤林认为,总量控制下,企业碳排放需求越多,碳排放配额价格越高,企业付出的成本越高。现行碳交易制度将增加高能耗、高排放企业的生产成本,对相关企业带来不小的挑战,进一步推动企业转型和绿色发展。

CICC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认为,碳中和不仅是绿色转型的问题,也是技术创新的问题。事实上,它是整个经济运行方式、思维方式、政策框架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重要载体和方面。

(——文章来源于中国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银川油改气电话的小编删除)